这是个硬件薄利化的时代,但也是硬件复兴的时代。

围绕在开放而来的几个名词将迈向因汇流而创意爆炸的新阶段 BigPic:400x353
围绕在开放而来的几个名词将迈向因汇流而创意爆炸的新阶段 BigPic:400x353

当行动装置围绕着网络、App而走红,硬件的价值持续往边绿化挤压,「售价」=「成本」已是大势所趋,除了少部分高阶手机或平板能维持高价格外,大部分的产品价格只会愈杀愈低。当无法指望从设备销售获利,就只好另谋出路,而Amazon或Apple的内容、App服务正是一个成功的模式。

构筑跨软、硬件、服务、内容的平台,已是各大厂角力的主轴,而其中最受重视的,应该就是App应用程序市集的经营了。不论是Apple、Google、微软,无不致力于拉拢App开发者加入自己的阵营,以壮大旗下行动产品的「可用性」吸引力。

然而,当App的数量不断激增,消费者对App的质量及使用体验要求也愈来愈高,意味着想在茫茫App大海中出头的机会已愈来愈小了。这个时候,大家又开始回头想到硬件,因为结合特定硬件的专属应用程序,不仅能提供最佳的使用情境体验,而且能高筑门坎,让竞争者不是那么容易进来抢饭碗。

Wii是很好的例子,但现在不用是任天堂,或微软、Sony,一般人也有机会将自己的创意透过电子科技来加以实现。

这要归功于两个互为表里的名词:「开放硬件」与「Maker Movement」。透过开放硬件的形式及Maker社群、市集的运作,愈来愈多非工程师开始把弄电路板,并使用一些容易上手的开发工具来做出自己想要的控制功能。

目前最知名的开放硬件项目无疑是Arduino,已有成千上万的创意设计用它来实现了。今年二月,另一个项目一推出即造成轰动,那就是Raspberry Pi,一片可播放1080p高清影片的主板,只有名片大小,只要一张千元钞(台币)再多一些就可以买到手了。

对于开放硬件的玩家来说,套句老话:只有创意没有距离。以Raspberry Pi为例,有人就一次用了64片来组成了一部超级计算机;也有人将它整合到Canon 5D II相机当中,藉由传输线与 5D II 连接,可直接读取拍摄的照片,并透过有线和无线方式传送到另外一台计算机、或是平板计算机中,也能使用自动备份功能。

功力高深的工程师或许会说,这些阳春的发明不值一顾,但能满足需求就是最好的设计,也有市场在那里。若不信,建议上Youtube查一下Super Angry Birds这个基于Arduino的设计,它将触控操作转化成外部发射器,让游戏体验更为「真实」,这该是重度玩家都想要的外围设计吧。

对于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厂商们已愈来愈没有把握了。而Maker们的创意,往往令人惊艳,也充满商机。事实上,愈来愈多Maker Faire已在全球各球举办(台湾明年度也将登场),许多厂商都会来参加,为的是找到「卖点」。

台湾从来不缺硬件人才,但欠缺对市场、对需求的深刻认识,以及少了对创意、创造的激情。这种欠缺还得回归想「玩」、想「改变」的个人动力才行。

进入2013,围绕在开放而来的几个名词:Android、HTML5、Arduino、Raspberry Pi等将迈向因汇流而创意爆炸的新阶段,而硬件复兴将随之而来。台湾想走出新格局,就不能置身于这股潮流之外。

(作者为CTIMES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