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观察,5G已成为今年世界通信大会(MWC)一大议题,包括日、韩、中国大陆、德国、芬兰等国业者纷纷展示5G愿景,从2018到2020年各自设定达阵目标。欧盟更与多国公私部门合作抢占5G标准、规则订定权,预计明年就订出5G标准。

应思考不仅将5G定义在通讯技术,而是以全新的智能生活应用为愿景。
应思考不仅将5G定义在通讯技术,而是以全新的智能生活应用为愿景。

未来5G系统传输速度可达每秒十gigabit(千兆位),速度约为LTE系统的百倍。以下载一部8G的高清电影为例,3G需要花一小时,4G要花七分钟,5G则只需要六秒,5G结合大数据、智能化及云端等相关科技,不只对个人生活会造成改变,也将翻转工业模式,创造出新的企业模式、甚至新工业。

也因为其对产业发展的关键性,美、中、日、韩、德等国际电信业者早已投入大量研发擘画5G蓝图,欧盟预估2020年将进入5G时代,韩国电信总裁在世界通信大会演说表示,韩国预计在2018平昌奥运期间进入5G时代,藉此向全世界展示韩国在电信产业的领导地位。日本也不遑多让,NTT DoCoMo社长加藤熏甚至在去年就表示最快可在2015年推动5G通讯,让日本部分都市就能开始使用这项超高速的通讯服务。

不过,5G要能顺利推动,除了厂商自身的积极行动外,更需要产政学研的共同努力。以日本为例,不同的组织分进合击,就是希望能加速5G在日本的进展。如日本电波产业协会(ARIB)公布5G白皮书,希望能就5G在未来社会与经济层面所扮演的角色与发展在国内形成共识,并期望各界能在此一共识上加快研发的脚步;产政学研共组的电波政策愿景恳谈会,则是希望能促进5G研究开发、标准化的进行、国际合作,以及策略性方向拟定。

在基础建设方面,日本曾表示2015年要取得新的300MHz带宽,2020年还要再获得1500MHz带宽,受到各界的瞩目。其所提出的「频谱政策愿景」,就大方向而言,从4G,5G甚至6G的无线网络,频谱利用将成为引导日本社会及经济发展,以及建构下一个世代的社会基础设施的基本原则已被确认。

而因应5G时代的来临,人才培育也是一项重要的课题。日本行动计算机促进会等组织也纷纷提案人才资格认证制度的建立,以培养能够具有全面应对无线技术与IP关连的技术人力,尤其在商业上能够有营收的还是仰赖服务应用的虚拟世界设计人才。

反思台湾,在产业结构方面,向来以生产终端及零组件为强项,局端是缺口,如何提前布局,需要进一步构思;在应用发展方面,如何选择社会需要且具比较优势的领域与项目,协助有潜力的业者建立快速产生原型的能力,并寻找合适实验场域,培养及发展解决方案,并结合适当管道提供外销出海口,也是政府可以着力的重点。

而在投入资源方面,相较于国际领先国家,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人才方面,不仅是硬件人才,更重要的是软件、系统与应用服务及设计人力的培育,也应纳入未来的发展规划。最后,应思考不仅将5G定义在通讯技术,而是以全新的智能生活应用为愿景,盘点整合产政学研的资源、力量及脚步,共同来加速产业结构的升级与转型!

(作者现任资策会产业情报研究所(MIC)资深产业顾问兼所长)

inderal 10mg site proscar 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