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CTIMES / 文章 /   
南科拒當備胎 十年有成!
開拓篇>>尋找在地力量

【作者: 朱致宜】   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瀏覽人次:【10435】
  

「當我開車經過西拉雅大道陽光新城,看著建商樓房一棟接著一棟興起;時間好像倒流一樣;這正是二十年前,竹科園區旁關東橋一帶大興土木的景象」。南科管理局局長陳俊偉是新竹人,但在南科還是一片農地之初,就是開疆闢土的「黃埔一期」資深老將。


《圖一 南科管理局長陳俊偉(攝影/徐榕志)》
《圖一 南科管理局長陳俊偉(攝影/徐榕志)》

陳俊偉口中所說的陽光新城大道,是廣達2200公頃的南科特定區中的一段風景,這塊廣大的土地,以母親之姿將1043公頃的南科園區環摟入懷。事實上,嘉南平原不但孕育了餵養全台兩千一百萬人口的飽滿稻穗;在台南市新市區,十萬個高科技人才,耕耘的辛勤並不亞於汗滴和土的農夫。2010年,南部科學工業園區營業額達6058億元,這裡生產的晶圓與面板像是豐盈的食糧,在全球高科技產業茁壯的路上扮演了重要的基礎角色。


骨頭、振動、淹水、雞屎 南科之路起於崎嶇


《圖二 南科大事紀。(攝影/徐榕志,整理/朱致宜,製表/曹秀蓉)》
《圖二 南科大事紀。(攝影/徐榕志,整理/朱致宜,製表/曹秀蓉)》

南科之始並非名叫南科。將時光回溯至民國80年,高漲的景氣讓竹科廠商擴廠需求急之若渴,行政院與國科會決議另行拓建「第二園區」。與竹科成立當年長官們視察後即拍板定案的情況不同,為了平衡南北發展,「第二園區」舉行了公開「選址」評比,在濁水溪以南的11個基地選項中台南新市基地獲得勝出,後來,當年落敗的路竹基地也納入南科,成為目前國科會轄下十三個科學園區其中一員。


南科之始也並非一路順遂。雖然國科會依照法令規定徵收土地,表面上,當園區工程破土之際,國科會已經取得了土地使用權,但其實,有了土地,才是突破關卡的開始。


第一關就是竹科經驗未曾遭遇的。民國84年,中研院史語所證實新市基地之下深埋六個文化層遺址,相關文物多如滿天星斗。就文化保存面來說,遺址裡的一沙一土都是珍寶;但從經濟開發角度來看,當時廠商求地若渴,園區工程與廠房建設同步進行,要是「幸運」在建廠工地挖到文化遺址,工期必須延宕一、二個月進行變更工程;保存文化與開發經濟,相關人員表示「簡直就是急驚風碰上慢郎中。」


考古的問題還沒解決呢,位處低窪地區的南科又因「逢雨必淹」而備受外界質疑。86年7月,台積電工地在七二水災受創;隔年六月又因連日豪雨,交通全日中斷,奇美電子是最慘的受災戶,積水深度達一公尺,這次事件還鬧上了國際媒體版面,當時外界有人猜測,受創很深的奇美是否會收手不幹了。


此外,自選址拍板定案,南科園區位於高鐵行經路線就引起「振動引發晶圓良率」之爭議,雖然環評最後通過,但面對當年最重要的兩項國家建設,行政院在南科、高鐵孰進孰退間,花了很長的協調時間。90年4月,台積電在南科的第二座晶圓廠建廠工程因此暫停,除了要求南科籌備處解決問題,董事長張忠謀也決定自力救濟、於內部展開評估、研擬對策。


讓晶圓廠為之卻步的問題不只振動。南科園區內部井然有序,但距離宿舍僅百餘公尺之外,卻是環境惡劣的養雞場。土地未被徵收、養雞場主人強調自己擁有執照「二十年來一切合法、南科才是乞丐趕廟公」。臭氣引來大量蒼蠅,讓入住者有窗難開、苦不堪言;陳俊偉形容得妙:「曾經一個晚上,近百隻蒼蠅塞滿了整個馬桶。」影響生活品質不談,更嚴重的是雞屎讓空氣含硫,同樣影響晶圓良率,當年聯電已經蓋了一座12吋晶圓廠,董事長曹興誠還曾在媒體上「嗆聲」:這裡的養雞場是會趕走晶圓廠!


談起這段篳路藍縷的艱辛歲月,陳俊偉說:「當時同仁的壓力非常大,但我們終究是走過來了;這些當年的阻力都成為我們突圍的抗壓力。」如果當年大水把奇美沖走、高鐵把台積電振跑、養雞場真的趕走了聯電;少了最初招商的三張王牌,南科今天收割的,就不會是金黃飽滿的稻穗。


法、理、情 度過危機

所有的問題都在同一時間發生、令當時從竹科轉調、規模不大的南科籌備處人員焦頭爛額。但事情總要解決,他們抽絲剝繭、爬梳問題的前因後果;將這些棘手的問題逐一了結。


處理的原則不外乎是「法、理、情」。文化遺址與產業開發之所以有衝突,主要是膠著於停工損失。所以南科管理局在於法有據的前提下,盡量給予遺址搶救更多經費空間;此外,也透過經驗累積,更有效率地發展出處理文物的SOP。而養雞場惡臭問題,則由當時台南縣長蘇煥智出面協調、國科會專款補償遷移,民國91年,鷄屎惡臭於南科銷聲匿跡。


《圖三 高鐵振動危機(圖片提供/南科管理局)》
《圖三 高鐵振動危機(圖片提供/南科管理局)》

當時的國科會主委黃鎮台,被形容是「汗流最多的主委」,在南科遭遇的種種危機中扮演決策的角色,其中對南科改變最大的,就是他堅持治水不可「以鄰為壑」,一改墊高土地築起堤防的作法、反而將30公頃的工業用地挪作滯洪池用;陳俊偉坦言當時覺得「主委瘋了!」,但幸好受創至深的奇美電子,創辦人許文龍支持這樣的理念,配合遷移工廠用地;對於長年有著暴雨回灌的新市鄉北三舍村民來說,如今南科園區內氣勢磅礡的的迎曦湖,更是保衛家園的堅實臂膀。除了共45公頃的滯洪池之外,園區也已兩年的時間整治排水路,陳俊偉與今日南科管理局的高階主管,當年也都親自參與了徒步巡視、觀測水位的備戰工作。


水災有賴奇美配合,至於高鐵所帶來的振動問題,台積電90年10月所發出的聲明確切表示「只要妥善工程技術支援,高鐵振動不影響晶圓生產」,替振動爭議緩了緩延燒趨勢。台積電董事長張宗謀宣布繼續興建12吋晶圓廠,有了廠商的背書、壓力更大了;93年,無數次的會議終於有了結果、全球頭一遭的大型減振工程開始進行,以六道防線,先在橋樑墩柱上設置彈性墊、再於沿線設立彈性減振牆、橋墩施作基礎加勁構造。由於沒有輸的本錢,時間越接近高鐵通車,管理局同仁的神經就更為緊繃。


「減振工程完成直到現在,沒有廠商受到高鐵振動影響。」陳俊偉說,有計畫地


將生技產業這類對振動敏感度較低的業者安排在離高鐵路線較近之處,而半導體業者則盡量遠離。「只要提供廠商完整確實的參考資料,建廠時、他們也能夠進行相對的因應措施。」


半導體、光電紮下蘊底 產業聚落十年大計

解決硬體問題後的南科,地大、水豐、電足;但傳統上台灣產業發展重北輕南,要吸引廠商南下投資,就要抓住龍頭大廠來作活招牌。當年正是晶圓需求昌旺的年代,晶圓雙雄台積電、聯電點頭大手筆投資,等於鋪設了一條無形的路,將半導體產業列車駛進南科。


《圖四 聯電南科廠房(圖片提供/南科管理局)》
《圖四 聯電南科廠房(圖片提供/南科管理局)》

晶圓廠來了,就代表有了需求;有了需求,上游材料商以及中游IC封測、下游設備商都跟著進來了。台積電、聯電替各國大廠代工的晶圓,不但如同稻米成為科技產品的基礎蘊底,更替南科園區創下第一條完整的半導體產業鏈。目前,台積電在南科有1座8吋廠、4座12吋廠,以及今年完工的晶圓封測廠。聯電在南科也有4座12吋廠、甚至將研發中心也搬到了台南。


《圖五 台積電南科廠房。(圖片提供/南科管理局)》
《圖五 台積電南科廠房。(圖片提供/南科管理局)》

不過,直到今天,佔了南科營業額與從業人口一半以上的最大宗,則是由面板業起家的光電產業;在南科園區還是稻田之際,奇美、康寧決定投資設廠。


奇美電串起南部光電產業聚落


《圖六 奇美產業鏈》
《圖六 奇美產業鏈》

縱然今日的奇美電子因事業版圖擴展,甚少強調自己在台南起家;但產業人士都知道,南科與奇美,在過去十幾年當中是處於一個密不可分的關係。民國87年,南科草創之初,深耕台南已久的奇美實業決定從傳統產業跨入高科技業,兩頭不怕虎的初生之犢,花了兩年的時間把長長的面板產業鏈「串」在一起。


面板業供應鏈就像「肉粽」一般成員繁多、彼此關聯性又高,管理上相當龐雜不易。奇美電子在成立之初就走垂直整合路線,先以奇美實業的化學材料基礎,再以子公司或是轉投資方式投入相關零組件的研發。除此之外,也向國內外合作廠商積極招手、一起來南台灣「開Party」。面板廠的設立就像是一塊大磁鐵,將上下游廠商給「吸」了進來,連投資謹慎保守的日商也有了信心。細數當年,奇美動用了相當大的資源協助日系協力廠商在南科建廠,西虹電子和住華科技的廠房就是奇美電子協助蓋的。在目前南科27家的外資企業中,有63%是屬於日商,也成為南科的一大特色。此外,美商康寧在台灣所成立的台灣康寧企業,也是看準這裏的產業聚落而來,投資額23.8億元,即使經過十幾年,仍然是目前為止數一數二的外商在科學園區投資案。


目前,奇美電子在園區內有7座面板廠,在高雄園區也有8.5代廠已進入量產;翰宇彩晶則有2座面板廠。將完整上下游廠商一一點名,光是面板業,就有40家業者。


第二園區不是光環 築巢引鳳自有良方

竹科、中科、南科;同樣屬於國科會轄下科學園區,難免會被拿來比較,。南科最初的名字是「第二園區」,但成立不過幾年,國科會又在台中成立了中科,廠商若想在新竹以外地區擴廠、又享有科學園區應有的便利與賦稅優惠,南科不再是唯一選擇;外界眼光看來,第二園區的光環,一度因為中科的設立反而有侷促尷尬之感。


到目前為止,南科仍有土地提供廠商租用;國科會副主委周景揚表示,在土地完全出租前,國科會不會再開發新的園區。他並指出,相較於竹科是隨著廠商需求而逐步擴建,南科由於可取得土地多,故採取不同的開發作法;套用陳俊偉的形容詞,那就是「築巢引鳳。」從出租率來看也許不如其他園區,但若從出租面積來看,三個園區之間,並沒有誰贏、誰輸的問題。


綠能、醫材走自己的路 第二園區 不當老二


《圖七 (資料提供/南科管理局,製表/曹秀蓉)》
《圖七 (資料提供/南科管理局,製表/曹秀蓉)》

事實上,南科園區內也有一些統計圖表上無法立即看到的變化。如台積電和奇美電子這兩家南科重點指標廠商,今年都有持續的擴廠動作。「台積電今年又租了五、六十公頃的土地,而奇美和群創合併後,原本鴻海閒置的廠房也重新啟動,作為觸控面板的LCM廠。」陳俊偉如是說。


這也是外界觀察南科的重點,奇美加入鴻海集團以後,外界不斷以放大鏡檢視


兩造關係;但姑且單純地從產業鏈的角度來看,合併、是讓奇美電在南科擁有的產業聚落更為擴展。觸控商機紅翻天,南科目前除了鴻海這座LCM廠之外,


和鑫光电也已經投入量產。


從面板開始延伸的光電產業打底,南科的綠能產業也是新起的特色,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以南科為營運重心的茂迪。擴展事業版圖到對岸的上海崑山廠營運看俏,不過,從近年在區內積極租用土地、購置廠房的態勢看來,陳俊偉相信高端製程仍然會放在台灣。99年,綠能科技投資太陽能用矽晶圓65億元,與奇美觸控南科廠38億元並列為當年度的兩大投資「金主」。


光電產業的發展也有賴學研資源的投入。交通大學在奇美贊助下,在高鐵台南站旁成立了交大台南分校,已經開始招生,南科和交大太陽能光電之間的技術合作,也曾經登上今周刊特色大學報導。此外,LED產業園區內的新世紀、晶電兩家廠商,在南科的產値已佔去整個產業的1/3,近日新世紀也開始啟動第三廠的建廠計畫。


Not Only高科技 醫材是新路

「科學園區理所當然要有高科技、但也不能只有高科技。」我們問,南科的路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陳俊偉感性地這麼說著。第二園區之所以設在南科,是為了均衡南北發展,更進一步去探索,南科其實還有更深層的使命。


高雄螺絲螺帽、金屬工業發達,國科會與金屬中心合作,在高雄園區發展引進生技醫療器材產業,鎖定人工牙根、骨科、醫美等領域,在開發各式醫療器材時,也促進了化學材料、醫療電子零組件的商機。這項計畫執行第三年,引入32家廠商、產值已有40億元。


與發展成熟的半導體、光電產業相比,醫材產業規模不大、40億元也只是不大的數目;但陳俊偉點出一件重要、也是南科不再是「第二園區」的重要理由:「以科學園區的質量,去帶動地方產業的升級;這就是南科要走的『自己的路』」。


  相關新品
Arduino Motor Shield
原廠/品牌:RS
供應商:RS
產品類別:PC Board
mbed
原廠/品牌:RS
供應商:RS
產品類別:PC Board
Arduino
原廠/品牌:RS
供應商:RS
產品類別:PC Board
  相關新聞
» ROHM制定2050環境願景 積極推動高效率馬達與電源技術創新
» 全齡照護時代要來了!福祉科技法制將是智慧醫療的關鍵推手
» 勾勒台灣智慧機械供應鏈脈絡 科技部整備五大創新計劃
» 明緯推出NTS-750系列工業級逆變器 效能與智慧保護再升級
» 匯集毫米波AiP先進技術 R&S與川升打造客製化探針饋入OTA系統
  相關產品
» 無縫轉換AC、DC零中斷!固緯電子推出ASR-3000系列電源供應器
» 英飛凌發表 30 W- 500 W 功率級應用的 CoolGaN IPS 系列產品
» 擴大支援高階AI影像應用 Cadence新DSP IP鎖定手機與車用裝置
» HOLTEK推出HT66F2372低工作電壓1.8V~5.5V MCU
» 儒卓力供應Lumberg大電流接觸元件 支援靈活的機電連接插入
  相關資源
» Power Management Solutions for Altera FPGAs

AD


刊登廣告 新聞信箱 讀者信箱 著作權聲明 隱私權聲明 本站介紹

Copyright ©1999-2021 遠播資訊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Powered by O3
地址: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29號11樓 / 電話 (02)2585-5526 / E-Mail: webmaster@ctimes.com.tw